三七分的一米六@佛系咸鱼

大字不识,瞎写↓
开学周一至周四长~弧,周五统一回复更新,谢谢谅解~

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摸的创妹了……好像是17年年头吧

【涉英】有你的伊甸园

#极度ooc预警
#结尾非常牵强
#跟标题没有半点关系
#越往后面越烂

英智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,思绪不禁从紧闭的病房里飘了出去,回到了和他初见的那天。
那天的世界跟现在完全不一样。

挂在高空的太阳毫不吝啬地奉献自己的光明,闪耀得就像某个地洞里埋藏的珍奇宝藏,令人感到无比震撼和喜悦。
“嗯……”英智有些不满地站在约定好的地点,眼神飘忽不定,时不时低头看看手表再抬头看看太阳,焦躁的心情堵在英智的胸腔,有些难受。
一秒……十秒……一分钟……十分钟……
在他等得快要晕倒的时候,终于……
“英智!英智!抱歉我来晚了~”涉在离英智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就喊出了声,随即更加快速地跑向英智,活像一个看到等了一天的母亲回到家的孩子一样。
英智微微侧过头,嘴角上扬,勾起了一个虚弱但却动人的弧度。
明明只是转瞬之间,对于涉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。
但是,下一秒,本就摇摇欲坠的英智倒了下去。

“虽说这次是我不好,但英智你也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啊。”涉坐在病房的折叠椅上,一脸担忧地看着脸色苍白的英智,一边反省自身迟到的问题一边责怪英智不会照顾自己,这场景就好像是慈祥的老人在叮嘱年轻的孩子,惹得英智忍俊不禁。
涉愣了愣,而后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笑完了,还伸手摸了摸英智的脸颊,说:“英智,你是第一个让小丑表露出自己真正情感的人哦,谢谢你。”
语毕,涉微笑着亲了亲英智的脖颈。
那个下午,他们两个虽然没有好好地出去玩,但在医院里却快乐的跟在极乐世界里一样。
那时的他们就有一种感觉:他们要恋爱了。

果不其然,出院后的那几天,涉向英智告白了。
自那天以后,梦之咲学院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奇奇怪怪的气息。

英智拿着一本旅游手册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:“涉,你看这个,这个看起来好好玩,我们假期就去那里度蜜月吧?可以吗?”
涉停下正在帮英智整理文件的手,转头看向他手里的小册子,没有丝毫犹豫地说:“哦呀?如果英智在我的身旁的话,哪里都可以去哦。”
一旁的敬人见到这样的情形终于忍不住开口了:“你们两个……英智,你要是和日日树待在一起就不能好好工作的话,我就只能把他请出去了。”
“呜呼呼,戴眼镜的亲,我希望你还是不要这么咄咄逼人的好,英智可是想和我待在一起的呢。”
“喂你个长毛!!会长最喜欢的应该是我才对!是不是呀会长~?”桃李在一旁掺和。
“少爷,请不要分心。”
“哼,这好像不用你管吧?烦人的奴隶!”
这便是梦之咲学院学生会室的现状。

想到这里,坐在病床上的英智笑了,甜甜的笑,仿若那第一次的蜜月旅行。
涉和英智在一个冬天去了俄罗斯。
当时那里不会很冷,相反很凉爽。刚到俄罗斯时英智本只想穿一件羊毛衫,但在涉的强烈要求下还是妥协穿上了一件羽绒外套。
准备出门时,英智还在闹脾气,他抱怨涉实在是太小心了,并不断地重复着“我其实没有那么柔弱啊,涉”这句话。
虽然在出门的时候英智总在嘟囔,但过了一会玩的最开心的是他,说最喜欢涉的也是他。
真是可爱啊。涉这么想着,刮了刮英智的鼻尖。
多年之后,英智在翻涉的日记本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段话:“当年我和英智去俄罗斯的时候那边不是很冷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惊喜,因为这样就不用担心英智的身体了。但他还是会在我给他加衣服的时候闹脾气,如果能把这种孩子气稍微改改就好了,但不管改不改,他都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天祥院英智,我最爱的、世界上最好的天祥院英智。”

“对我来说,涉也是独一无二的呢……”病床上的英智面无表情地自言自语道,似乎是无意识的,又似乎是有意的。
出神间,有一片樱花花瓣从窗外飘了进来,正好落在了病房床头柜的一只小熊布偶上。
这个小熊陪着英智的时间也已经不算短了。

初春,道路旁的樱花开了,淡粉色的花瓣和含苞待放的花苞随风摆动,带起了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英智和涉并肩走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,林立的高楼和粗壮的樱花树相互映衬,形成了当地一道绝美的风景线。
“涉,你看这家店。”英智抓住涉的大衣袖子,轻轻地晃了晃。
涉朝着英智说的方向看了一眼,那是一家新开张的玩具店。崭新的招牌上印的是可爱的花体字;偏粉的色调却又不会被樱花树淹没;更加显眼的是这家店外围的玻璃橱窗,里面放着满满的玩具,其中泰迪熊是最多的。各式各样的泰迪熊被整齐地摆放、排列,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支小型的军队。
涉的目光在橱窗和英智的眼神间来回跳动了几次,伸手摸了摸英智的头,问:“英智是想要那个Amazing~的小熊吗?”
英智点了点头,两眼放光。
看见英智如此可爱的反应,涉也不忍心拒绝英智,便走进店内挑了一只泰迪熊。
“这个怎么样呢?英智?”
“嘿嘿,好可爱啊,像你一样呢。涉。”
“……”
“涉?”
“……”
“你脸红了哎,涉,没事吧?”
怎么说呢,此时此刻涉的内心是非常震惊的。
毕竟这是英智第一次说他可爱。
平常十分含蓄的他怎么一开始交往就变成这样了呢?但是这样也好…♪主动的英智我也很喜欢…~涉这么想着。
从那天起,英智和涉的生活中就多了一个朋友。没错,是那只熊。
他们两个虽不曾觉得,但在别人看来,总是有一种一家三口的既视感。

他们在一起走过了这么多个季节,春夏秋冬,一年又一年。从那个盛夏到来年的初春,从那次在医院里的约会到怀里的那只熊,满满的幸福回忆都在他们的心中生根发芽,想必有一天会开出最美丽的花。
并且,不是一朵,是两朵。

都是兔子的锅

#极度ooc预警
#夫妻间的日常
#非常没意思
某个寒冷冬日里的上午,泉烦躁地坐在天鹅绒沙发上,双腿交叠在一起,目不转睛地盯着被放在自己面前的白兔。
这只讨厌的兔子是被他的恋人——游木真带回来的。此时此刻它正趴在茶几上悠然自得地啃吃着水嫩的绿叶,对于自己身旁发怒的泉,它理智地选择了无视。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,但面前的这个人,它可不敢咬。
就这么僵持了快半个小时,终于,一阵轻巧的敲门声传入了客厅。
待泉打开了门,白兔才发现站在门外的人正是真。
“呐,游君,你带回来的小宝贝,我可照顾的很·好·哦。”
“呃……”真无语凝噎。
“不打算解释一下吗?游君?”泉的语气虽温柔,但他的眼神早已暴露了一切,那种想要吃掉真的神情,都被真看在了眼里。
真非常不情愿,找了很多借口诸如“我先去换衣服”“我先去做饭”都没有用,硬是被泉拉拉扯扯地塞到了沙发上。
泉注视着真祖母绿的眼睛,慢条斯理地开口道“游君,哥哥现在给你辩解的机会,要是游君无法说服我的话,那哥哥就只能把这个小东西送给别人了。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人喜欢养兔子这种讨厌的东西啊,超~烦人的!”
“……”真没有说话。
“游君?”
“我看它被抛弃在了一个地方……就去救它,所以……”真的声音因紧张显得含糊不清,早已准备好的说辞不知被抛到哪里去了。
泉无奈地看了真一眼,下一秒便把视线移开了:“嘛嘛~游君的同情心还真是泛滥。当然了,哥哥我也不是那种无情的人,所以这只兔子,哥哥也会跟你一起照顾的哦~不觉得很像我和游君两个人的孩子吗?”
不用看都知道,在泉说完这番话的同时真的脸也变得通红,手也猛地攥紧了盖在沙发上的布匹。
游~君,真可爱呢~泉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,一边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不明所以的兔子一番。
“不知道为什么,哥哥我突然觉得这小东西有那么一点点可爱。”
“欸?……呃,泉さん觉得可爱,就好……”
“跟游君一样呢~”
“唔!……泉さん请不要再开玩笑了!”
泉的嘴角微微上扬,看起来这位濑名先生今日心情格外的不错呢。